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
法务专线:021-62668070    13901844859    咨询QQ:470208613、290303712    投稿/投诉信箱:fcy021@qq.com
字号: 收藏
分享到:

本焕长老开示集一

2017-04-18 16:07 来源: 丰财园在线

   

 本焕长老,祖籍湖北新州[1],出生于清光绪三十三年(公元1907年),俗姓张,学名志山,7岁入私塾,6年后到本地一家杂货店当学徒。22岁在新州报恩寺出家,1930年到武昌宝通寺受戒,同年6月去江苏扬州高旻寺拜来果法师为师,在此修行7年。1937年2月,他不辞辛劳,发大愿朝拜五台山,后住碧山寺,1939年9月荣任该寺第三代方丈,在此苦修10年期间,用指血抄写了一部《普贤行愿品》,共19卷,计20万字。1947年2月他又先后朝拜了北京弥勒院、天津居士林、上海普济寺。1948年11月离开五台山到广东南华寺诚接虚云大和尚的法。1949年元月就任南华寺方丈。1980年4月,应仁化县人民政府和佛教界邀请,就任丹霞山别传寺住持。1987年元月任广州光孝寺住持,1992年兼任深圳弘法寺方丈至今。本焕法师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,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,湖北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,广东省佛教协会名誉副会长,深圳市佛教协会会长,韶关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,广东省政协委员。

佛家特别崇尚上报四恩---报国家恩、报众生恩、报父母恩、报佛恩,作一名有修行的出家人,本焕长老始终不忘佛陀的这一慈训。

 本焕长老入佛门70余年,今年已经104岁了,生涯坎坷,数十年来,戒行精严,修正功深,行化南北,弘法利生,法流天下,被尊为“佛门泰斗”。

 

本焕大和尚答佛友念佛及出家问题

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上午,我拜见了佛界泰斗本焕老和尚。老人家身体健康精神矍铄,无限的慈悲。

在家人究竟适合修什么法门最易成就?带着这个问题,我具体请益了本老两个问题:

“临命终时见到的阿弥陀佛,是不是真的?会不会是魔化现的?”当下无心请益。

本老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是真的。魔不能变阿弥陀佛,这和阿弥陀佛的愿力有关。”

“年龄大了可不可以出家?”当下无心问第二个问题。

本老慈悲地说:“年龄大了出家还是小和尚,但是还要别人伺候,会很折福报。所以在家一心念阿弥陀佛就很好。”本老一再举着大拇指赞叹强调在家人一心念阿弥陀佛最好最好。(由于一心请法,也忘记录像了,遗憾呐。由于本老年事已高,有问题一律请益大和尚印顺法师,并且拜见本老的人从早到晚太多了,侍者把持的很严,也是该我有福,到我拜见的时候就我一个,侍者也恰恰不在,老人家认认真真地为我开示了十几分钟后,礼拜的人忽地又来了很多。)

望着本老那么慈悲那么认真那么不厌其烦地为我一个人讲解开示(其实是为所有的众生开示),当下无心真是激动万分啊。上本下焕老和尚,佛门泰斗啊,我亲耳聆听了他老人家的慈悲法教,弥足珍贵。

本老为我们在家人如何修行指出了明确道路,在解脱的道路上,愿我们认真听取执行当代泰斗的法教,一心称念南无阿弥陀佛。顶礼伟大的上本下焕老和尚!

本焕长老开示集

2004年禅七期间开示

 

 大家看到本焕也不打香板,也不站着讲话,要坐着讲话,这个是什么?这个叫老苦。过去不是这样。过去从49年开始当方丈,当了多少年的方丈?当到现在,当了几十年方丈啊。你们看本焕现在坐着讲话,也不能坐香,你们看现在是老苦。你们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,我可以讲,现在很多人都不如我啦!98岁还能给人讲话。很多人不到98岁都不能讲话啦!我这个本焕98岁还能给你们大家讲讲话,我觉得你们想想,还是不错的。哎!讲话,讲话做什么?讲话是提醒你们大家用功,因为这里是叫你们用功的地方。叫人们行也要用功,坐也要用功,一切处都要用功。

    为什么用功?那今天有人还问我,怎么叫用功?用功做什么?你们想一想,你们来这里做什么?你们来这里是打七,打七就是用功。那你们就是为了用功才来的。怎么用功?哎哟,怎么叫用功,怎么找讲话的是谁?讲话的倒底是谁?那我问一问你,你怎么会讲话?怎么会讲话都不知道?讲话的是谁?那我现在给你讲啊,我们这个色壳子啊,是个临时的,为什么讲是个临时的?到了时候要坏的,要走的。你看我们释迦老子到了八十岁还走了。我们到时间都要走,只是走的时间不同,有的早、有的迟,各人不同。本焕现在98岁了还在给你们讲话呢,还没走,还早呢!他们有人讲,哎哟,你100岁吧,太少太少,我觉得100岁太少太少,不够,我要活到什么时候?我觉着多活有好处,什么好处?活着跟大家讲话,不是跟大家结缘吗?讲话怎么叫结缘呢?你们想一想,这个讲话不是讲世间的话,我们现在讲的话都是讲出世间的话。那你们问怎么会出世间呢?你不知道怎么叫出世间。和尚班首一天到晚为了成就你,成就你叫你用功办道。你们办道用功用好了以后呢,哦!出世间了。你们想出世间做什么?出世间了生脱死,将来成佛作祖。

我经常讲,我们每个人都是未来的佛,既是未来的佛,现在好好用功,将来才能了生脱死,成佛作祖。大家现在讲话,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叫用功,不知道怎么叫要用功。所以在这个禅堂里,各人有各样的不同,有的老参师父功夫用的很好,有的师父会用功,有的师父知道要用功,还有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叫做用功,用功干什么?那我要问问你,你活着是为了干什么呢?活着是为了这个色壳子的原因。多吃点,把这个色壳子养得好一点,好用功,好用功办道,好做一些事。这个色壳子还是要注意,这个色壳子不好还是很麻烦的呀。所以你们知道,这人禅堂里各人用功不同,既是用功的不同嘛,那我就首先给你们这些不知道怎么用功的人来讲一讲。他们老参师父功夫用的很好呢,他们在那里用功,我讲的好不好与他们没有关系。我讲的好,他用不着听,我讲的不好,他更用不着来听。我是为了你们初来用功的人讲一下。

   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昨天讲了很多,讲了很多呢,要你们大家来找一下自己,找这个讲话的是谁。既是问你这个讲话的是谁,为什么问讲话的是谁呢?人人都会讲话,究竟讲话的是哪一个呢?哦!不知道了。既是不知道讲话的是谁,那想不想知道讲话的是哪一个呢?我想知道哦!我都很想知道哦。知道好不好?知道好!知道有知道的好处,不知道有不知道的苦恼。那知道有什么好处呢?知道的好处大了。知道的好处有什么大呢?你们各位想一想知道的好处?我觉得知道的好处太大了。我举个譬喻呵,我们现在一天到晚象瞎子瞎摸瞎摸瞎摸,为什么叫瞎摸?闭着眼睛不知道哪条路叫好,哪条路叫不好。怎么了生死,怎么好都不知道,不知道的时候呢,请高僧教你怎么用功,怎么找你自己。高僧教你怎么用功,怎么找你自己。我昨天讲了很多公案,念佛的是谁,讲话的是谁。但是我这个人不是说叫你找念佛的是谁,就一定要找念佛的是谁,不能找其他的。我的意思呢,你们怎么好好用功,怎么好好把功夫用好,怎么能够把自己找到就好了。

过去古人讲:“条条大路通长安”,既是条条大路通长安,那不是说问讲话的是谁,这一个可以通长安,其他的不通吗?其它的也通。不过各人的意见不同,愿力不同,各人用功的缘也不同。有的人参“父母未生以前,如何是本来面目。”,那不很好嘛!啊,我参这个讲话的是谁,我这个不好吗?我的意思是,你用哪一个方法最好,你就用哪一个方法,我本焕不是说你非要问讲话的是谁。因为这是一个话头给大家,人人都会讲话。小孩子到了两三岁也会讲话,八九十岁的老人也会讲话。天天会讲话,个个会讲话,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小的都会讲话,就是不知道讲话的是谁,那你们想不想知道讲话的是谁呢?我觉得都想,都想知道这个讲话的究竟是谁。那你们知道讲话的是谁好不好呢?我觉得很好很好,要知道!那知道他有什么好处呢?

  我才讲过,我们现在一天到晚地瞎摸瞎摸,找到了讲话的是谁呢,啊,睁开眼睛了,睁开眼睛再走路,就知道这条路好走,这条路不好走,这条路是错误的,这种路不是错误的。有了分别了,自己有了把握了,知道这条路好走,就走这条路,我们现在一天到晚睁着大眼睛摸黑,摸来摸去,摸了几十年。我1930年出家,摸到现在75年了,还在摸,还在这里摸。你们想一想,我们找到自己是个容易的事吗?不容易,什么都不容易!如果很快就知道是谁在讲话,那个个都开悟了,那都能回家了。我们现在还没有开悟,没有回家。那我们现在在这里要摸了,要摸了。所以你们想,过去云居山一夜之间有48人开悟,我们今天在这里不止48个,有好几十人了,要连居士起码大家一半都过。那你们各位想一想,现在你们大家正在摸了摸了,摸到就好了。要摸,要好好地摸,要认真地去摸。那你们好好地用功,好好问问自己,为什么天天会讲话,讲话的究竟是谁呢?讲话的究竟是个长的?是个短的?是个圆的?是个方的?是个红的?是个绿的?你们知道不知道?哎哟!知道了就好了,我们现在不知道,要知道!要知道!我们不但今生要知道,尽未来劫都要知道。再一方面,要知道讲话的是谁,要想开悟,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。

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。过去有个悟达国师,这个出家人呢,很了不起,出家人做了国师,他的功夫用得很好。一天到晚他的功夫不走一点。因为皇帝拜了他为国师,要对他恭敬一下,恭敬什么?皇帝用沉香做了一个宝座,送给他这个师父。这个师父呢,坐这个沉香椅欢喜了一上,这一欢喜呢,哦!麻烦了。为什么麻烦呢?要知道我们每一个人不是今天才做人,尽未来劫都在做人。做人的时候,有时候做好人,有时候做坏人,结了很多怨仇。既是结了很多怨、很多仇,你在用功的时候,那个冤家没有办法。这个悟达国师坐这个沉香椅欢喜一下就麻烦了,过去那冤家就找到了他,怎么办?他腿子上疼得不得了,腿子上还有一个口子,天天要吃肉。你们想一想,那个国师,皇帝的师父什么医生找不到呢?可是什么医生都没有办法治得好。这人悟达国师怎么办?他过去没有当国师以前,年轻的时候,有一个病人,那人病人又臊又臭,个人都不愿意照顾这个病人。悟达国师一心一意地伺候这个病人,这个病人好了以后,走的时候对他讲,将来你到最困难、最危险、没有办法的时候,你到四川去找我。那个地方有三棵树,你到那个地方去找我。这个悟达国师腿子长了人头疮,天天疼得要命。医生也没办法治这个病。他就想起来,哦,过去有一个出家人,要我最没办法的时候叫我去四川找他,他就跟皇帝讲,我要到四川某某地方去找一个出家人。皇帝就只好让他去了。悟达国师到四川去,到了那里天快要黑了,看到那里有三棵树,哎呀!那里有一个很漂亮的庙。以前那个出家人来迎接他。悟达国师对他讲:“哎哟!我的腿子疼到没有办法,我现在只好来找你了。”那个出家人讲:“好了,到那个水池里洗一上就好了。”出家人把悟达国师带到水池,快要去洗的时候,哎哟!那腿子讲话了:“你过去做了十世的高僧,十世高僧以前,你是很重要的领导,当时你误杀了我,找你找了十世都找不到,现在你要想腿子好呢,一定要发愿超度我。”悟达国师说:“好啦好啦,我腿子好了一定超度你。”然后他蹲下去洗洗,腿子就好了。所以悟达国师就设了三昧水忏,超度那个人。

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们每个人在因地中,结了善缘,也结了恶缘。结善缘当然最好,如果结了恶缘,今生报不了,来生还要报你的仇啊,几时都要报仇。所以我总希望大家在因地中要多做好事,多结善缘,尽量不要结恶缘,最好一点恶缘都不要结。为什么?不要找那个麻烦,不要找那个痛苦。所以我们在因地中要结大缘,要结善缘,不要结恶缘。我们结下恶缘,今生不能报,来世还要报的啊。我讲这个故事,希望你们无论出家人也好,在家居土也好,一切时一切处都结善缘,不要结恶缘,结了恶缘呢,就要受恶缘的报!不要受报啊。要以好心、佛教的慈悲心对待一切人,对待一切事。

    我们成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要利益一切众生,成就一切众生,救度一切众生,庄严自己将来成佛的国土。成佛不是简单容易的事啊,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未来的佛,既是未来的佛,将来都要成佛,既是都要成佛,我们都要好好用功,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要大家用功。班首师父天天开导你们,维那师父天天领导你们,监香师父帮助大家,怎么帮助大家?你们想想,你们坐着,监香师父还要站着。如果你在那里打瞌睡,监香师父把你打醒,让你好好用功,打瞌睡你们没办法用功。所以监香师父是你们的助道因缘,叫你们好好用功,不要睡觉。但是你打瞌睡,监香师父打你一下,你哎哟喊起来,就犯了规矩了。人家是好心,让你们好好用功,你在思想上要感激人家才好。你们想一想,监香师父、维那师父、班首师父多辛苦,都来照顾你。照顾你做什么?叫你们好好用功,找你这个讲话的是谁,认真地找你这个讲话的是谁。人人都会讲话,这个讲话的是谁?你们想一想,天天会讲话,都不知道讲讲话的是谁,要不要知道?我觉得要,一定要!我们能够找到讲话的是谁,我们用功办道、成佛作祖才有办法。要想找到讲话的是谁,听我讲话没用。我讲话是为了要你们好好用功。希望你们认真用功,念念地用功。行住坐卧,一切时一切处都要用功,那一定能得到好处。要想得到好处,大家提起来,参!

次七开示二

  你们要认真用功,念念地用功,站在这里也是站在功夫上。要想得到好处,要想开悟很难啊。希望大家认真,一切处一切时都要用功。你们各位用功今天第三天,第三天呢,用功用得怎么样,你们自己要好好考虑一下。为什么?这里是用功的地方,你们的一举一动,一语一默都要用功。我们每一个人班首、维那、出家师父也好,居士也好,都要用功。我本人总希望你们各位一切处一切时都在功夫上。如果不在功夫上,那就空过。但是有的人,用功,用功,那一个念头提起来,妄想就来了。念头不提,妄想就不来。我觉得你们知道用功有妄想是好事。为什么是好事呢?这说明你在用功。如果你没有用功呢,什么是用功、什么是妄想你都不知道。因为你知道在用功,所以知道有妄想,这还在用功。我们每个人的这个妄想啊,你们考虑一下,我们生下来,会讲话,妄想就有了。既是生下来就有妄想,能不能一下彻底就把它丢掉?很不容易不容易。不容易的原因是什么?你一天到晚地在和妄想做伙计,你活了三十岁,就和妄想做了三十年伙计,活四十岁,就和妄想做了四十年伙计。我这样讲是不是太委屈你?我觉得一点不委屈。不委屈的原因是什么?我也是从妄想里一天天地用功,逐渐逐渐走过来的。我跟大家讲,我出家75年,这75年都还在思想上用功,我们出家不就是要用功办道了生脱死吗?出了家如果没有用功办道了生脱死,那你出家做什么?

  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们出家是不是因为没有饭吃了所以出家?我说不是!既然不是因为没饭吃,那我们为什么出家?我觉得,我们有些人真地为了用功办道、了生脱死,才来出家,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原因出家。虽然各种不同的原因出家,便是今天大家来到这个禅堂,都是为了用功的。既是为了用功嘛,那你想一想,我们用功的时候,有没有妄想?嘿,妄想多得很,多得很呐。多到什么样子?古人讲我们用功的人叫“一人与万人敌”,怎么叫一个人呢?我们当下一念,就是一个人,很多很多的妄想是万人,各位想一想,我们一人怎么敌得了万人呢?这不是一天的事。昨天我讲悟达国师的故事,十世都在用功,十世的念头都不走一下。过去古人这样地用功,我们今天用功才用了多长时间?用了没有三年、五年、十年、八年?我觉得这种事情,大家出家,有的出了家一心一意地用功,有的出了家不是一下子好好地用功。为什么呢?各种各样的因缘不同。但是你们今天来到了禅堂,都是为了用功,了生脱死、明心见性的。这点我觉得大家都是相同的。活三十岁,打了三十年的妄想;活五十岁,就打了五十年的妄想。妄想是个厉害得不得了的东西。既然这么厉害的东西,那我们随便随便就能不要它吗?不容易,不可能。既是如此,我们用功的人切记不要在思想上讨厌妄想,不要讨厌妄想。为什么呢?不讨厌妄想,那我一天到晚地打妄想行不行?那也不行。既然不行,那该怎么办?我觉得我们用功,妄想搞它的,我们搞我们的。我们用功的人,用功的思想都是粗念,要知道妄想打了几十年,都熟透了,已经成了细念。

你在这里问讲话的是谁,啊,它这么翻那么翻,为什么?你们各位想一想,它已经熟透了,不但熟透了,打妄想的念头已经很细很细。既是这么细,这个厉害,那我们要不要把它除掉?古人讲:“不除妄想不求真”!我们用功的人不要去除那个妄想。我们思想上不要去求那个真的。妄想不除,一天到晚没有功夫,都是妄想。那你好好想一想,我经常跟大家讲,我们的妄想有十分,但是我们天天用功,时时刻刻,昼夜六时不间断地用功,啊,有了一分的功夫,那个妄想就成了九分。为什么妄想是九分呢?你们各位想一想,要知道我们打妄想是这个思想,我们用功呢,还是这个思想。我们每个人只有这一个念头,一个思想。但是我们用功的时候,有很多念头、很多思想。虽然有很多思想,但是是两个、三个吗?不可能有两个三个。我说了一个人只可能有一个念头,我们在这里用功是这一个念头,妄想在那儿翻也是这个念头。老参师父就不说了,用了很多年的功,他这个念头跟妄想的念头成了一个,我们要不要也成一个?要,一定要!几时不能了生脱死,几时都要啊!我们妄想和用功的思想不能成一个,怎么能打成一片呢?所以我们不要怕妄想,也不要除妄想,为什么呢?你怕妄想,不又是一个妄想吗?你一心一意地除妄想,还是这个思想。既然还是这个思想嘛,你不要去除,他自己慢慢慢慢地自除。我们也不要去求那个真,因为我们一心一意的去求那个真的,那个也还是妄想。所以这个真的,不是这样想想得来的,是自自然然地得来的。你们大家想一想,我们很想除妄想,做不到,叫头上安头。所以我们用功的人,一天到晚心心念念在功夫上。我在讲,这个妄想有十分,功夫有一分的时候,妄想就只有九分,用功用功,有两分的功夫,妄想就只有八分,有三分的功夫,妄想就只有七分了。那我们的功夫越多,妄想就越少。如果我们全部是功夫,就没有妄想了。但是这句话讲起来很容易,很简单,真正走到这一步呢,很不容易,不简单!为什么这样讲?你们想一想昨天晚上我讲的那个公案。悟达国师十世的高僧,那个念头十世都不动一下,多了不起。只是动了一下,哦!冤家就找到了。你们想一想,古人如此,那我们能不能超过古人?哎哟!很不容易、很不简单。不容易、不简单的原因,要知道我们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上,佛祖出世正法的时代过去了以后呢,是像法的时代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们现在是末法的时间。你要知道,末法的时间,我们的思想,我们的福德因缘都少了很多。既是少了很多,几时能够用好呢?

  我希望你用功的时间,一天到晚好好认真地用下去,行也是参,念念也是参,行住坐卧都在参。所以古人讲行也禅,坐也禅,行住坐卧体安然。那你们各位想不想安然?想安然,那你行有没有禅,坐有没有禅,这要问自己啊,行住坐卧要都能有功夫,才能体安然。但我们行也没有多大的功夫,坐也没有多大的功夫。再一个,我跟各位讲清楚,我叫你们参讲话的是谁,讲话的不是功夫,什么是功夫呢?要不明白讲话的是谁,这个当中起疑情。疑情是什么呢?它没有相貌,疑情没有相,有作用吗?有作用。有什么作用?古人讲行也禅,坐也禅,行住坐卧体安然。这要问自己,能不能安然。这不是我讲的啊,我讲哎呀安然安然,糊涂!这个不是别人讲的,我们的安然不是哪个给的。如果是哪个给的,那释迦老子慈悲心大的不得了,观世音菩萨、地藏菩萨慈悲心大的不得了,那他们给我们行不行?不行啊。要知道各人的生死还要各人了。古人讲各人吃饭各人饱,各人生死各人了。如果佛菩萨都能给我们,那我们现在没有苦恼众生。但是佛菩萨不能给我们,那就还要我们自己好好用功,才能一步一步到家。我举一人譬喻,如果坐飞机,很快就到了,如果没有飞机同,坐火车也很快。如果火车都没有,坐汽车也可以。如果汽车都没有,那么走路,今天走、明天走,时间到了也可以到。这样一来,我们坐在这里等待,能回家吗?不能!既是不能,希望大家要行啊,今天行,明天行,天天都要行。没有飞机、火车、汽车,我们还能走啊,走一天少一天,走一天少一天,那我们还是可以到家。如果我们坐在这里,了生死,了生死,一天到晚不行。你把椅子坐坏了,色壳子坐完了,也不可能,不可能呐!不可能的原因,要行!要能快点行的,就快点悟;慢点行的,就慢点悟;迟点行的,就迟点悟。几时都要行,将来都能回家,我们才能开悟。如果几时不能行,几时也不能到家,几时也不能开悟。有人说这个大和尚在含糊我们。不是!我不会含糊大家。事实本来就是这样,要大家走,大家行,才能到家。我们不能行,就不能到家。各位思想上有没有行?我今天叫各位站着有站的功夫,坐着有坐的功夫,行有行的功夫,这才是真正的行。这个行不是我们走路的这个行啊,是思想功夫上的行啊,如果没有功夫,我们跑这个地,哎哟,你把那个腿子跑断了也到不了家。就是这个样,你们各位想一想,如果人人要到家,想要开悟,那就发起心来,行!

粗心用功与细心用功

 今天我讲一下粗心用功与细心用功,也就是有心用功和无心用功。什么叫“粗心用功”呢?就是我们刚开始修行的时候,妄想多杂粗重,用功太粗疏,不细密。心也种粗粗用功,就叫“粗心用功”。粗心用功因为“心是粗的,气是粗的。”,所以,很难把功夫抓住,很难把疑情提起来,即便偶尔提起来了,也难保持住,时间延续不长,过一会儿就没有了,没有了之后,又提起来,它又有一点,时间又不长,又消失了。所以,粗心用功,它的力量不大,时间不成片,容易失掉。失掉之后,要把它再提起来,都很不容易。原因就是,你在用功的时候,心、气、念都是粗的,功夫是断断续续的,不绵密。

     那么,功夫怎样才能由粗变细呢?要知道,功夫的细,不是你有心去细的,有心去细是细不了的。功夫用久了,它会慢慢变细的。昨天我讲过,一个人活了几十年,一天到晚打妄想,形成了一种习气,要它不打妄想是很难的,你不有意打妄想,它也会自动打妄想的,这都是我们自己一手造成的,怪不得别人。为什么会这样?时间久了,习惯成自然。各位想一想,你活了三十岁,有没有用二十年的功夫?没有的,光打妄想。如果你用了不止二十年的功夫,时时刻刻都在功夫上,你的功夫也会越来越细的,也会成为一种自然。粗心用功夫,好比上下两层,上面是用功夫,参“念佛的是谁”,反反复复,来来回回地参究,找这个念佛的本来面目。下面呢,尽是妄想烦恼,它们还在翻来翻去,一刻不停,像一锅开水,吵吵闹闹,上上下下的。这种情况,我昨天讲过,大家不要拍,怕也没有用。它翻它的,你搞你的,不要有心跟它斗,不要起烦恼,你只管心平气和地去用功。因为你是粗的,它是细的,但是时间久了,你也会细的,那时就该它走人了。要知道,打妄想也是心,用功夫还是这个心,等到用功夫和打妄想合到一块去了,那就好了。那时,你有了功夫,就没有妄想;有了妄想,就没有功夫。所以说,粗心用功是一个过程,不是一个小过程,而是一个大过程。因为我们的思想,我们的功夫太粗了,还没有细下来。我们要想把功夫细下来,还要从功夫上来细,功夫做细了,这才是真正的细。如果我们不从功夫上来细,而是有心地去想细,那就会细出毛病的。所以,用功的人,一定要思想上去细,思想细了,功夫自然就会细的。功夫不是说,你叫它细,它就会细。要从功夫上细,不要有心去细,有心去细,那是错误的。从粗心用功到细心用功,这是一个自自然然的用功过程,功夫到了,它自然会细,你不叫它细,它自己就会细的。

   接下来讲一讲有心用功和无心用功。我们现在的用功都是有心用功,因为我们用功都是有意的,念念都是有心的,并不是自自然然的。而无心用功则是自自然然的,无意的在用功。无心用功并不是说没有心,像木头一块,它只是不起“去用功”的念头,它的用功是自然而然的,不需要有意着念,它往往是不参自参,不疑自疑,不照而照的。我们开始时都是有心用功,有意着念,到了无心用功的时候,它就成了一种自然,你不用着意它就会自动去参。无心并不是说无一切心,无自性。若认为没有自性,没有用心,那又是错误的。实际上,尽管我们没有去动参话头,去观心的念头,但是客观上在自动地参话头,观心。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。从有心用功到无心用功,这中间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这也是一件功到自然成的事,非有意求得。有意去求,总是有心,不可能是无心。在功夫没有达到无心的地步,疑情便不能打成一片,疑情既不能打成一片,开悟就没有指望了。所以,你们要想开悟,必须有心用功进到无心用功。到了无心用功并不就是完事了,还隔着一重关,还必须破了这重关才行。功夫到了无心的地步,才可以说疑成了一团,打成了一片,这个时候能不能桶底脱落,那要看你的时节因缘,时节因缘一到,一句话就悟了。所以用功的人到了无心的地步,还要破一重关,这一重关不破,还是不行。古代有个禅和子讲:“去年穷,还有立锥之地;今年穷,穷到底,连立锥之地也无。”锥子虽小,但还是有。只要还有一点点东西牵系,就不行,因为那还是有心,还是有生死。到了连锥子这么一点东西都没有了,才算是到了无心的地步。当我们的功夫到了“连立锥之地也无”的地步,开悟就有了可能。

  我们讲到要细心用功夫,怎样才算细呢?要细到什么程度呢?这里我想讲一个公案:当年四祖到南京去,看到附近山上气色很好,就上去了,在那儿,他看到了有个叫懒融(牛头法融)的禅师住茅棚,打坐的时候,有只老虎给他看门。四祖见了这只老虎,心中一惊,懒融禅师就讲:“你还有这个啊!”四祖不作声,直接走进茅棚,在他打坐的蒲团上写了一个“佛”字,请懒融禅师坐,懒融禅师不敢坐。四祖就说:“你也还有这个”。要知道,这两人个都是很有见地的,功夫都是用得很好的,他们之间谈禅话道,谈得很投机,也谈得很晚。茅棚里只有一个卧具,睡觉时,懒融禅师就把这个卧具让给四祖,自己就在蒲团上打坐。夜里,四祖睡在那里,打鼾打得不得了,搞得懒融禅师坐在那儿,定也定不下去。过去出家人身上长虱子,他就摸到一只虱子,往地上一摔。早上起来,懒融禅师就批评四祖:“哼!还四祖哩,昨天晚上打呼噜,打我的闲岔打得厉害!”四祖应道:“我打你的闲岔,你还打我的闲岔哩!”“我打你什么闲岔?”“你把一只虱子摔在地上,断了一条腿,它哭了一夜,尽打我的闲岔!”想一想,功夫用到细处连虱子的叫喊,蚂蚁的叫喊,都能听到。各人想一想,你们有没有这个功夫?像四祖这样,才是真正的细心用功。四祖跑了一整天,辛苦得不得了,但他的心还在功夫上,一点也没有离开,连睡觉时还在功夫上!所以,我们修行人用功夫,要向祖师学习,光在静中用功是不行的,还要在动中用功,动中用功还不够,还要在睡梦中用功,还要在睡梦中得到利益,那就好了。可见用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为什么?因为从无量劫以来,我们一直在造业,一直在打妄想,现在要回光返照,找到自己的本来面目,大家想一想,这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吗?用功的人,如果没有一个惭愧心,没有一个恳切心,不能够念念都把心用在功夫上,要开悟谈何容易!所以,我再三再四跟各位讲,既抛家别子,出家了,就要好好用功,不要空过人身!好了,各位用功去!
 

“念佛是谁”开示
    我们这一念,不是讲话的是谁?讲话的到底是谁?这个不是功夫,那是叫你提起来这句话,在那个“谁”字上起这个疑情。我们起这个疑情才算是功夫。如果没有疑情呢?那就不防参“念佛是谁”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一样。但是念阿弥陀佛,还有念阿弥陀佛这个功德。你假如只有讲话讲话,不念佛就没有功德。当然我们现在是这样,在禅堂要一心一意地找自己。找自己,一天到晚讲话的是谁,但不知道一天到晚会讲话的是谁。你们好好回想一下坐下来有功夫,跑跑站站有没有功夫?你自己磨镜自问,看你自己在这个地方,在跑的时候,跑在功夫上没有?所以,我经常讲:大家要心心有功夫,要念念有功夫。这个样子,我们才是真的在用功。现在我们是没有用过功的人,现在是“粗念”。为什么叫作“粗念”呢?你没有用功,你现在提得这个念头都是“粗念”。这个“粗念”是指我们用功的时间很短、很少。再一方面,你们活了三十岁,或四十岁,或五十岁,打了几十年的妄想。你们这个“粗念”,它在肚子里头翻业识。我在这里参“念佛是谁”,那里还在翻,这个叫翻业识。把过去的东西都翻起来。为什么会翻业识?因为你功夫用的时间短,还没有到那个地方。没有到那个地方呢?所以你在这个地方,你在上边用功,它在下边翻业识。我们翻业识时,你们自己好好回想一下,你在上边,参讲话的是谁?讲话的到底是谁?你在这里参的时候,它在它的地方,把过去的一些事情都翻出来了。是不是这个样子呢?一定是这个样子。为什么一定是这个样子呢?这些事情我们经过的。我现在讲思想的问题,我也是修习禅宗出来的人,出家几十年都是搞禅宗的。所以我们既然是搞禅宗的,我们就是讲究思想上的事情。这个思想上的事情,可以说我搞了几十年,都是在思想上搞。
 

考功开示

   你们各位,今天跟过去不同,为什么跟过去不同呢?今天是你们还包子债。你们天天晚上吃包子,吃了很多包子,今天是要你们还钱的。你们还钱怎么还?不是让你拿钱来还,叫你们拿用功的开悟来还。你们大家想一想,你们在这里打禅七,天天和尚也讲,班首也讲,维那师父、监香师父都来帮助你们大家用功。帮助你们大家用功做什么?就是叫你们克期取证,这七天里要证果的。你们大家要好好认真站好,要把这个功夫提得足足的。因为功夫提得足足的,或者和尚,或者班首师父考的时候,磕着,碰着,马上就开悟。你们切切不要随随便便,这是重要的关头。你们一心要把功夫提得足足的,这是为你们在打一个七的时候,这次就看你们打这个七有没有开悟。如果你在这个七中开悟了,那你一个人就还了大家的钱。如果有很多人开悟,那就更好了。如果有一个人开悟,也可以把那些包子钱还了。

   问题就是你们在这个时候,要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把这个精神提得足足的,在这里好好用功。无论是我或是别的师父考的时候,考在哪个人身上,那你们不能随便开口,开口就要惊天动地。你们想一想,你开口,那个地能不能动?天能不能摇?如果地能动,天能摇,你就开口。如果天不能摇,地不能动,那你切切不要开口。为什么?现在就是生死关口,搞得好就生,搞不好就死。怎么样死呢?如果你乱开口,乱讲话,和尚、班首师父、监香师父在你肩膀上一   大家注意,在这个时候,不是跟你开玩笑的,这是紧要关头。我刚才讲过的,无论那们师父打在你身上,开口能惊天动地,就开口;开口不能惊天动地,就不要随便乱开口。我现在在找,看那一个用功用的好,我就考那个人。不管我考哪一个,你们各位都要把功夫提得足足的。考你的时候,哎呀!磕着,碰着,马上就开悟了。但你不知道我考哪一个,大家注意,认真注意!问“念佛的是谁?”“讲话的是谁?”答不出来,不开口就好了,切记不要乱开口。问:“讲话的是谁?道!”他们两个都不能开口,是不是我们这个大冶洪炉还没有炼好?还没有炼熟?打两次催板,起!打两槌催板,起!早先大冶洪炉还没有熟,现在大家这个洪炉炼熟了。大洪炉炼熟了后,再重新考,但希望大家注意。考:讲话的是谁?不开口,不开口就好了。现在我考了几个,但是我没有一天到晚在禅堂里跟着大家,不知道那个人的功夫用得好,考来考去考不到。考不到的原因,就是我没长眼睛,我的眼睛看不出来,看不出哪个人的功夫用得好,那个用得不好,就是因为这样,才考不出来。班首师父一天到晚跟着大家,知道哪个人用得好,哪个人用得不好,这样呢?还请班首师父一个一个好好地考,认真地考,一定要把他考出来。

 

解七

 

 打七已毕,还我旧利。上殿过堂,切莫放逸。一切时中,把持绵密。因缘时到,桶底落地。解!

编辑:兰兰
法务专线:021-62668070  13901844859 | 传真:021-64756187 | 客服信箱:shijian021@qq.com
为报答天下父母养育之情、政府治化之德、社会各界维护之义、佛法僧三宝利乐之恩
普济畜生道愚痴之苦、饿鬼道惶惶之苦、地狱道无极之苦,故有丰财园在线佛教网
本网由中国佛陀教育协会、丰财园精舍联合主办
将此功德,回向十方法界。祈愿:三涂休息,国家繁荣富强。人民安居乐业。邪见众生,回向正道,悉发菩提心
持此功德,愿共六道一切众生早日脱离生死苦海,成就佛道!
Coryright © 2003-2012  丰财园在线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30469号